李想:媒体人向员工“打探消息”不成反遭侮辱,雇主要替员工道歉吗?

【TechWeb】“问大家一个问题,12点我就删除…相当困惑,敬请赐教。”深夜,年满40岁的汽车之家创始。

科技号“问大家一个问题,12点我就删除…相当困惑,敬请赐教。”

深夜,年满40岁的汽车之家创始人、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在微博上挑起了一个直击雇主与媒体人敏感神经的话题:

媒体人向员工“打探消息”不成反遭侮辱,雇主要替员工道歉吗?

当然,这是缩减版,李想的原话是这样的:

据悉,B企业指的就是理想汽车。A媒体向B企业员工打探“保密信息”的对话是这样的:

图片来源网络

站在理想汽车的男工程师角度:坚定态度回绝女记者,是维护企业利益的行为,是员工履行对公司的义务,表明工作范围,值得肯定。

但矛盾的是,本来一句“公司保密不方便透露”或已读不回就可以了当的事,非要带情绪地提及对方个人X生活,从道德角度无法立足,这本身就属于个人行为,超越工程师职责,且给企业带来不良影响,反而构成了侵犯供公司利益的“罪名”。

正所谓,多一句不如少一句。

站在女记者角度,通过社交媒体获得一手信源,是完成本职工作的操作手法,意外在于:很正常的问题却得到了人身侮辱的答复。

从业内角度,女记者倘若能够心宽接受、有自知之明的放弃提问机会,是再明智不过的选择,进而转换思路,向其他人提问,甚至可以直接抛出问题、在微博@李想@沈亚楠@李铁。

而非要继续和这位不尊重女性的理想员工争辩,恐怕是有她自己的想法。

严谨地讲,打探消息不完全等同于采访,这一点在企业采访中更是被层层条件约束,理论上员工对外谈论企业管理层不想透露且与公司利益紧密相关的消息,算泄密,而非采访。正规采访会在双方认可的情况下进行。

雇主无法通过制度等手段管理员工在任何场合下的言论,从李想的深夜微博中,也能隐喻看出他本人的无奈。按照他的说法,管理团队出于对女性的尊重而解雇了这位男工程师,并让PR(公关关系)团队与女记者沟通道歉。

显然,李想已经做到了他该做的。

女记者进而提出更高要求:理想汽车必须要在社交平台公开道歉。

李想,在不惑之年,遇到了新的困惑。恐怕,这比思考如何造车更消耗脑细胞。

前不久,网络流传着一组疑似理想ONE改款车型谍照,从外观上看,新车针对外观和内饰进行了小幅调整。

上文中女记者打探消息的起点,便源于此图。

对比下图老款车型,“新款”理想ONE进气格栅占比略微增加;结合工信部报备参数,新车长度增加,由5020mm增至5030mm,百公里油耗不变,耗电量从之前工况条件下(NEDC)的百公里18.78度增至“条件A实验”百公里20.2度。如果NEDC纯电续航里程不变,电池容量仍是37.2kWh。

图片来源网络

2019年,李想曾表示理想ONE将作为公司唯一在售产品,直到三年后(2022年)才会发布新款纯电车型,与现有混动路线形成市场互补。

那么,2021年搞改款,用意如何?一辆车,卖两回?显然不是。

2019年4月10日,理想ONE价格首次公布:32.8万。

2020年7月23日,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过渡期结束,30万以上新车不再享受国家补贴。理想ONE受限于此,每台车拿到的政府补贴削减8500元,这笔钱,理想表示要自掏腰包为用户承担,竭力维持维持32.8万元售价不变。

与此同时,根据新政策积分规则,理想ONE只能拿到2分,而同样30万左右的纯电车型如蔚来、小鹏P7则可拿到5分,按照2000元/分计算,理想每卖一台车就比新造车赛道中的对手少挣6000元。

祸不单行。2020年12月31日,四部委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强调2021年新能源汽车补贴标准在2020年基础上退坡20%,并于1月1日起正式实施。

理想ONE,生于增程,困于增程。

笔者认为,如果要靠改款增加销量,新款理想ONE大概率会以3~5万元减配作为代价向30万元靠拢,拿到补贴,吸引下沉市场注意。

所以,女记者说的没错,理想确实会发布改款车型。只不过,到底是5月,6月,还是7月,或许需要向其他工程师打探了。

为TA充电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互联网

淘宝直播:向所有主播开放官方货品池 覆盖超1亿商品

2021-4-28 15:22:41

互联网

中汽协发布汽车数据可信存证区块链平台

2021-4-28 15:48:3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