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高管详解新iPad Pro:iPad与Mac并非“非此即彼”

北京时间4月26日上午消息,据报道,苹果2021年的首场产品发布会刚刚开始3分钟,他们就已经宣布了三项声明。足以见。

北京时间4月26日上午消息,据报道,苹果2021年的首场产品发布会刚刚开始3分钟,他们就已经宣布了三项声明。足以见得,今年的新品非常密集。

在短短一个小时的发布会上,苹果推出了AirTag、新的Apple Card家庭共享计划、新款Apple TV、新款多彩iMac和紫色iPhone 12。

但在所有这些新品中,新款12.9英寸iPad Pro最受市场关注。

本周,科技博客TechCrunch与苹果全球营销高级副总裁格雷格·乔斯维克(Greg Joswiak)和硬件工程高级副总裁约翰·特努斯(John Ternus)进行对话,探讨了iPad Pro及其在计算机专业人士日常工作中扮演的角色。

从许多角度来看,新款iPad Pro都像是一个原本就领先的运动员,在最后一圈时猛然加速,把其他选手远远甩在后面。去年的机型依然是目前能买到的最佳产品之一,不光计算性能强大,电池续航和便携性都堪称一流。而今年的iPad Pro更是升级了M1处理器、运行内存、存储速度、雷电接口、5G网络、超广角前置摄像头和Liquid Retina XDR显示屏。

尽管2020款iPad Pro依然是行业霸主,但新iPad Pro却在这一基础上实现巨大的飞跃。屏幕是其中的核心元素。

苹果其实是将价值5000美元的Pro Display XDR显示器压缩成了12.9英寸的触摸屏,还进行了小幅升级。但它的参数实在是亮眼:1000尼特亮度,开启HDR时的峰值亮度可达1600尼特,共有2500个全阵列调光分区——而尺寸远大于iPad Pro的Pro Display XDR却只有576个调光分区。

由于苹果今年的首场发布会依然以虚拟形式进行,所以媒体同样未能在第一时间拿到新设备进行测试,其中也包括iPad Pro。因此我们至今未能看到XDR显示屏的实际效果。但这些参数实在是太好,根本无法凭想象估计实际上手体验后的感受。

它的亮度高于市面上的任何一款Mac或iOS设备,对于从事HDR视频和摄影工作的专业人士来说,也堪称一款革命性的设备。想要批量生产比市面上的任何一款屏幕的密度和亮度都更高的micro-LED显示屏,必然需要投入巨资。

我询问了这两位高管,他们为什么要在一款已经顶尖的便携屏幕上下如此大的赌注。

特努斯说:“我们一直在尝试提供最优秀的显示屏。我们之所以已经拥有了业界顶尖显示器,却依然要继续改进,是因为这就是我们的特质,我们之所以热爱每天的工作,就是希望能大步向前迈进。”

“如果你还记得的话,我们在Pro Display XDR发布时探讨了一件事情,就是希望让这种显示器和这种性能可以融合到工作的更多环节中。因为从传统上讲,一个业务线只有一台超级昂贵的基准显示器。而如今则像是另一个极端,因为你不用再待在工作室里,而是可以随身携带,随时拥有这种显示性能。所以从创造力的角度来看,我们认为这有着重大意义。”

我在使用Pro Display并与专业人士沟通的过程中发现,我们都会提到一个共同问题:由于能在整个工作的许多环节精确地管理色彩和图像,所以便能降低整体的工作量。常规模式下,通常会在后期环节才会使用基准显示器,这通常需要对颜色重新校准,产生高昂的成本,而且非常耗时。如果能以极低的价格推出Liquid Retina XDR,就能在许多生产环节部署,从而更接近正确的效果。

面对“为什么在配置上如此激进”这个问题,他们在采访后期给出了一个更强烈的回答,但我认为有必要在这里就先提出来。乔斯维克表示,关键是为用户和开发者提供一些余量。

“正如约翰前面所说,iPad Pro的重点之一就是挑战极限。通过挑战极限,我们为开发者创造了这片空间,然后将其填补。当我们开发第一款iPad Pro时,还不兼容Photoshop。”乔斯维克说,“当初没有可以立刻使用的创意应用。但现在已经数不胜数。由于我们创造了这样的能力和性能,而且出售了大量的设备,所以开发者才会想要利用这个平台。我们不光有足够的用户,还有足够的性能。我知道如何利用这一点。事实上,我们每一代产品都是这样做的。我们会提供一些性能余量,让开发者研究如何利用这些余量。”

“用户也受益于此,因为他们知道自己购买的设备有一定的余量,而且深受开发者欢迎。”

iPad Pro目前采用M1处理器,已经彻底脱离了A系列产品。如果再采用相似的存储配置,这款处理器就与本周发布的iMac和今年初推出的MacBook保持一致。

“都是同样的零件,都是M1。”特努斯说,“iPad Pro一直采用苹果最优秀的芯片。”

“能在iPad上使用台式机的芯片真是太疯狂了。”乔斯维克说,“我的意思是说,能以如此之高的能耗效率获得这样的性能,实在是难以置信。而且还拥有各种技术能力。拥有神经引擎、ISP和雷电接口这些了不起的配置,这让它把所有竞争对手都远远甩在身后。”

M1发布之初,我就进行过测试,当时的单位能耗性能真的令人印象深刻。这确实是M1的卖点之一。几十年来,笔记本用户都习惯了在使用电池时尽量避免运行大型软件,免得电量不够用。M1则彻底改变了桌面处理器的这种预期。事实上,苹果的这款处理器同时兼具当今最强大的性能和最高的能耗效率,而且还同时安装在700美元的Mac Mini、1700美元的iMac和1100美元的iPad Pro上。这种炫技似乎有点可笑,但的确是我们十多年来的芯片开发的成果。

“电池续航取决于电池容量和系统效率。所以我们一直在努力提升系统效率,而M1在这方面成绩斐然。显示屏同样如此,我们设计了新的mini LED显示屏,以效率和尺寸为专注点,为的就是确保它能以iPad的优异电池续航能力提供符合iPad的体验。”

“我们不会在这方面妥协。”特努斯说。

新iPad Pro的另一项重要性能是1200万像素的超广角摄像头,还配有Center Stage人物居中功能。它可以将人物自动居中,为的是让FaceTime通话体验更加以人物为中心。这项功能会在取景框中识别人脸,然后将其放置在画面中央。即便在人物移动或倾斜时,依然可以保持居中。如果有另外一个人进入1200万像素超广角取景框,也可以将此人自动包含进来。它还能与Zoom和Webex等其他应用兼容,而且将为开发者提供专门的API。

我已经看到了一些实际效果,我敢说这肯定会成为类似的物体聚焦功能的行业标准。聚焦和剪切图像的过程也非常平滑,不会突兀地拉近画面。就像是在看一场由机器学习导演的电视节目。

“这是我们最喜欢做的事情之一,因为它将硬件和软件巧妙地结合起来。”特努斯说,“所以,表面看起来是摄像头的功能,但也要用到SoC,还要使用算法来探测人物并移动和缩放镜头。还有整个过程的体验。如何提供舒适的感受,既不能太快,也不能太慢。这就需要很多有才华、有创意的人一起找到真正符合苹果特质的方法。”

在搭配妙控键盘使用iPad Pro时,它还能很好地隐藏水平放置摄像头时的糟糕效果。这是把iPad Pro作为便携视频会议工具使用时的一大缺点,而这种使用场景最近却很常见。我问特努斯,Center Stage是否也是为了缓解这种不足。

“无论水平还是垂直方向都可以使用iPad。所以不同的方式可以获得不同的体验。但这项功能的惊艳之处在于,它能自动校准取景框。我们一天到晚都在参加各种视频会议,所以能站起来走一走真的很好。如果能站起来伸伸懒腰,四处走走,但却不会跑出镜头,那的确是一项革命性的技术,效果真的很酷。”

值得一提的是,一些视频分享设备(如Portal)和视频软件(如Teams)已经可以提供类似的剪切式人物跟踪功能,但要将软件一次性提供给数百万人使用时,用户体验才是王道。所以,这项功能正式推出后的实际效果非常值得关注。

随着“iPad Pro和Mac在功能方面日趋融合”的观点甚嚣尘上,我也询问他们如何定义iPad Pro与MacBook用户。乔斯维克很快给出了回答。

“这是我最喜欢的问题,因为很多人都认为iPad与Mac目前是相互竞争的关系,似乎要真搞得你死我活。还有的人认为二者会相互融合,认为我们会把它们整合成一个平台,认为我们谋划已久。”他说。

“这两种想法都很极端,但都不符合实际。我们很自豪自己能在这两个品类中推出最优秀的产品。Mac是最好的PC,客户满意度说明一切,它在这方面遥遥领先。”

乔斯维克指出,整个PC品类都在增长,这是他乐于看到的。但他也指出,Mac的增速超过PC市场的整体增速,而且“幅度很大”。他还指出,iPad业务也超过平板电脑品类,但他仍然拒绝将iPad列入平板电脑。

“二者的关系并非‘非此即彼’。大多数Mac用户也有iPad。这很了不起。他们使用iPad不是为了取代Mac,而是为了在合适的时候使用合适的工具。”

特努斯和他的团队的一项重大成就在于,他们在iPad Pro上开发了一些能够吸引专业创意人士的东西——这是最难取悦的一批受众。他们原本就可以在家里使用Mac从事能赚钱的专业工作,现在,借助苹果提供的工具,他们还可以拿起iPad Pro从事一些能赚钱的工作,开展一些创意流程。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几代设备。乔斯维克说:“这种测试令人兴奋,这两款设备不是非此即彼,它们对这一人群都有意义。”

自从把iPad Pro作为我唯一的便携式电脑以来,我一直在思考专业工作的多模式问题。显然,鉴于苹果在2018年成立了专业工作流程团队,表明该公司也在思考类似的问题。过去十年的工作流程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很显然,由于iPhone和iPad推动了直接操作模式的普及,所以也都与此有关。当今世界,已经很少有什么设备能够让人感觉新奇和炫酷,真正能打动人心的是能够满足人们必要需求的产品。

“与某些人的想法相反,我们从来没有考虑过为了不侵害Mac的市场而不应该在iPad上做什么。反之亦然。”特努斯说,“我们的重点是,哪种方式最好?最好的iPad是什么样子?最好的Mac是什么样子?。有些人在这两种设备间切换工作,有些人倾向于其中一种设备,因为这更符合他们的需求。这都很好。”

如果你一直关注苹果,你就会知道,他们始终在刻意回避与iPad和Mac有关的争论。事实上,他们希望将iPad置于一个无与伦比的特殊位置上。乔斯维克经常说,他甚至不愿意使用平板电脑这个词。

“市场上既有iPad,也有平板电脑。平板电脑不是很好,iPad却很好。”乔斯维克说。“我们一直在用iPad Pro挑战极限,这也符合人们对市场领导者的期望。领导者应该挑战极限,领导者总是比别人先行一步。XDR显示屏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除了我们之外,你还能指望谁来做这件事。一旦你看到它,一旦你使用它,你就不会诧异,你会很高兴看到我们这样做了。”

为TA充电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互联网

阿里巴巴持股企业思必驰经营范围新增“智能车载设备制造”

2021-4-26 11:49:14

互联网

中兴通讯董事长李自学:以5G为先导 加强数字技术落地转化

2021-4-26 11:53:0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