泄题事件屡禁不止 培训机构如此“包过”?

4月18日早9:00,一批考生将再度走进考场。为何说再度?因为早在3月28日,原定的这场考试就已结束,可泄题事件。

4月18日早9:00,一批考生将再度走进考场。

为何说再度?因为早在3月28日,原定的这场考试就已结束,可泄题事件让这场考试不再平静。

4月2日下午,青岛市教育局通报,2021年青岛市六区市教师公开招聘笔试出现泄题。此次考试无效,对试卷封存、不再阅卷。六区市将于4月18日9:00至11:30,重新组织笔试。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类似事件,而每次的背后,都有一个重要角色——培训机构。

培训机构,泄题黑产中的始作俑者

先来简要回顾一下青岛师考泄题案的经过。

3月28 日,2021年青岛市教师招聘笔试结束,随即一条网络爆料刷屏——网友举报此次考试有机构存在泄题行为,“每个学科都押中了一字不差的原题”。该条举报信息配图中,清晰可见一名“青岛半月讲坛校长”嘱咐学生“本次考试预测到题目且比重较大,望学生们低调”的微信群截图。而在这张群聊截图中,这位赵校长更是再三强调“该群解散”。

随着事件的发酵,更多爆料出炉。据知情人士透露,这家机构市场在考点门口发带有预测题的纸质广告,每个学科预测9-10道题,惊人的是,其中每个学科都会“押中”6-7道原题,“甚至有些连选项都是一致的”。

泄题行为被曝出之后,该培训机构工作人员依旧不思悔改,甚至扬言“重考我们也会继续押题”。

目前,据公安机关通报,受委托命题机构的相关人员泄露试题、涉嫌犯罪,已对涉案5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

但需要引起注意的是,“泄题事件”已非个案。

2017年度国家一级建造师考试结束后,多位考生反映,考前从论坛、QQ群等渠道看到了“押题卷”,怀疑考题遭到泄露。经查实,被告人翁其能授意命题组成员,在命题现场浏览打字员电脑中的考卷,通过对关键词知识点的记忆,总结整理市政相关专业考卷内容,提供给翁其能。

从获取信息后,翁其能以封闭式小班培训的手段,通过麦克风传话不见面的授课方式,对市政等专业的考生学员进行培训,并收取每名学员数万元以上高额费用。最终,翁其能被执行有期徒刑五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一百二十万元。

2016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前,某监狱原分监区长曹某,经罗某多次利诱,从该监区窃取试卷,拍摄8张试卷交给罗某。罗某分两次将内存卡交给李某、王某。俩人组织答题后,又将试题及答案提供给相关培训机构。曹某犯非法获取国家秘密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

2012年,全国成人高考期间,教育部考试管理部门发现互联网上出现疑似传送试题答案的线索。经公安机关查实,此案为河北省教育考试院工作人员梁庆乐,勾结河北两家社会培训机构负责人所为。案件涉及河北、江苏、山东三省多家社会培训机构及其学员。此案中, 19家涉案社会培训机构被吊销办学许可或依法取缔,512名作弊考生被严肃处理。

2010年广西2010年公务员录用考试,有人在网上“悬赏”征集申论的写法。考前,有考生在一家培训中心的QQ群中看到了考题和答案。更是有网友吐槽“省考又泄题了”。

经警方查证,广西人事考试中心工作人员黄文亮,利用私自夹带的无线网卡和工作配发的笔记本电脑将广西2010年公务员考试公共科目《行政职业能力测验》试题和答案、《申论》试题发送给某机构负责人黄某等4人,从中获利。这次泄题时间也直接导致约9万名考生公共科目成绩被取消,并另行组织重考,造成的经济损失近3000万元。这桩案件也是自有公务员考试以来,影响人数最多的一桩。

泄题事件屡禁不止,培训机构在其中充当了“中介”,沦为舞弊行为的始作俑者和组织者、实施者,成为整个泄题黑色产业链中的关键一环。

“我只要证”

实际上,国家对于泄题、作弊等行为早已明确入刑。

2015年11月1日开始正式实施的《刑法修正案九》提到:“在法律规定的国家考试中,组织作弊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为他人实施前款犯罪提供作弊器材或者其他帮助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为实施考试作弊行为,向他人非法出售或者提供第一款规定的考试的试题、答案的,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代替他人或者让他人代替自己参加第一款规定的考试的,处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严法在前,为何机构们仍然铤而走险?

对于机构而言,并非只是为了学生“取得好成绩”,更是为了“一战成名”。而这些觊觎“大比重押题”的培训机构,特别是成人考试培训机构,很大部分都是“包过班”。

为何“押题班”、“包过班”会存在呢?其实可以从供需两端来解释。

从需求端来说,“包过班”大多出现在例如职考、公考、师考、考编、成人高考等针对成人考生的考试辅导中。由于成人考生很难像K12学段的学生一样全身心投入备考,加之上述很多考试都有明确的年龄限制,因此,考生最需要的就是“高效下证”。而作为招聘单位,大部分都会将相关证书作为“敲门砖”,作为筛选面试者的第一道关卡。

这就导致,“学一年不如抄一小时”,哪怕知道可能是骗局,但是万一押中原题,甚至真能保过,也值得一试。毕竟拿证才是王道。

对于作为供给端的机构方来说,“押题”、“包过”不仅是可以不再为获客发愁的金字招牌,可以大举抢占市场;更是可以以此为噱头,大幅度提高费用,很多机构将“包过班”作为增值服务,少则几万元,多则几十万元不等。

部分机构或因为规模较小,急于求成;或因为“有关系”、“有门路”需要兑现“保过”承诺,因此一头扎进泄题作弊黑色产业链。

对于监管来说,通常情况下,很难有足够的资源对每一个线索进行跟进。同时,难点在于如何判定机构老师是成功押题还是涉嫌泄题;衡量押中几道题需要提起注意。很多“押题班”、“包过班”的收费远高于行业内的正常标准,这或许是一个突破口。

包过难,退费更难

对于考生来说,“押题”、“包过”看起来十分有诱惑力,但背后却往往是陷阱。

即便是市面上正常的“押题班”、“包过班”,也充斥着退费难的投诉。。

黑猫投诉平台显示,仅2021年3月1日至今,关于包过班的退费投诉就不下百起。其中,被投诉的机构包括以聚师网、师大教育在内的教师资格考试培训机构;还有以言道科技、教易有道在内的普通话等级测试培训机构;以及以驾考宝典为代表的驾考培训机构;还有天普、中宇博学教育在内的消防工程师资格考试培训机构。

消费者反馈的问题大多包括,缴费后未授课、考试未过不退款、低价报包过班后被推销高价VIP课程等等。

关于职考类机构为何频频出现退费难的问题,蓝鲸教育咨询了业内相关人士。

对方表示,首先在政策方面,相关考试存在补录的情况,这一过程需要一定的时间,教育机构也会观望补录情况,确认是否符合退费标准。其次,“这也是企业和学员之间的博弈,当学生嫌麻烦、或者过了冲动期,有改变想法的可能性”。而延长退费周期,也能够用以调节企业账期财务收益。

另外,学员与企业之间存在流程感知差异。当学员交费后,课程就可以同步开始,但是学员所交的费用在企业内部的财务流程,或许并没有走完。上课和企业财务流程是并行的,学员对此没有感知。但是当学员提出退费的一刻期,即便马上开始退费流程,也是一个串行过程,学员方面的工作完成后,企业才会走内部的流程,对这部分时间,学员自然会觉得时间比较长。

目前来看,“押题班”、“包过班”的乱象已经引起了监管的关注。

3月18日,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针对专业技术类职业资格培训机构开展专项整治行动,重点整治举办注册消防工程师、建造师、造价工程师等24类职业资格培训的社会机构,明确了培训基本规范的“负面清单”,包括发布虚假广告、夸大培训效果等,并专项治理培训机构宣传“考试包过”“不过退费”等行为。

同时,北京市人力社保局也提醒广大考生:要警惕个别培训机构的虚假宣传,不存在所谓“官方授权培训机构”“官方指定培训机构”,千万不要听信“考试包过”“不过退费”等等虚假宣传,以免上当受骗。

对于广大考生而言,考试只是筛选人才的手段,知识技能才是陪伴一生的财富,“押题”、“包过”本身就有投机取巧的心理,这与学习教育是相悖的。从本质上说,考试理应公平,与泄题黑色产业链 “暧昧”的培训机构应当被严查严治。

为TA充电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互联网

芯片短缺不改PC强势:一季度全球销量增幅创20年新高

2021-4-13 13:50:43

互联网

天猫设置“试运营期”降商家入驻门槛:开店不再审核一刀切

2021-4-13 13:56:5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